News & Press

The world is increasingly driven by technology and interconnected via the internet, social networks, and globalization. Complexity and uncertainty result in heightened risk factors. Let us be the light for you through these storms.

本周沃尔玛和塔吉特两家零售巨头的财报让投资者更多地思考美国经济的大拼图,目前应该拼出什么样的大图片?市场想像中的大图片是一幅哀嚎遍野的经济衰退,这两个零售巨头的财报提供的确实是“消费者降低了对商品的需求”的那块。同时我们也明白了三月进口大超出口20%,这些商品都去了谁的货架。零售业出现对商品的需求下降,是整个商品通胀见顶信号之一,美联储也许可以稍稍松口气。但是如果因此就下” 整体经济需求下降” 的结论,是否还有点早呢? 美国商业部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零售年化增长(去除通胀影响)为12.1%,事实上还没有显出疲软的势头。关于需求,笔者斗胆猜想一下两种可能性:1)经济中商品需求的轮动使得整体需求没有明显下降,2)商品需求让位给服务需求。笔者将继续关注需求端的变化来预测通胀的走势。 不可否认,两个零售巨头糟糕的业绩确实造成市场先生的抑郁情绪。无法跟市场先生争论这两家的情况引起周三标普4%的下跌是否合理,因为这是资金用脚投票的结果, “先开枪,后思考” 是华尔街的一贯作风,更何况是在熊市里,资金跑得比光速还快。在高通胀的环境下,市场对企业的财报会从悲观的角度去看待, 也就是 “半瓶水空” 的视角。今年第一季度的标普企业盈利较比去年第四季度继续增长,而股价却在下跌的比比皆是。回看过去一年,标普盈利增长40%,标普却下跌6%,同样说明问题。 深挖历史数据看,通胀改变了财报和股价的关系。追踪企业季度EPS 增长超过25%后的企业股票收益率,可以发现从1970年至1998年,EPS 增长和股价收益率的平均相关性居然是负的!也就是说,在高通胀的压力下,大幅盈利的企业,市场的策略不是追投而是获利;而1998年以后,此项相关性才是正的。 笔者认为: 1)1998年至2000年间发生的亚洲金融危机、中国加入世贸、页岩技术突破等,给予世界经济一个低通胀的大环境,有助于投资者信心。 2)高通胀对于经济而言,类似隐性的税务,所有企业运营成本都或多或少地增加了,因此从这个角度(且不说由利率造成的PE倍数的压缩)市场自然就会给予更低的PE倍数。 3)高通胀环境下,经济数据的不确定性增加,出于保守的风险管理,市场对于大幅盈利的企业的前瞻也会大打折扣。   总之,在低通胀环境下,我们习以为常想当然的一些市场行为和投资心态,进入高通胀环境后,需要重新认识和把握。 过去一周,市场仍然是继续探底。对比以往美联储加息周期,本轮的股市回调令很多企业的估值进入合理区间,笔者继续维持在上周的文章中表达了上述观点。估值进入合理区间,并不意味着价格不会进入极度悲观估值区域。事实上,市场总是在悲观和乐观这两个极端之间来回摆动,在相关信息不断地更新下,在来回摆动中,寻找最新的价值平衡点,从而得出近乎公允的价格。 市场对美联储近期鹰派已经完全定价,所以针对最近美联储官员的一些言论,十年国债利率冲到3.12%后,又回到了2.8%左右,并没有创出新高。鲍威尔以对保罗沃尔克的赞誉来暗示市场,市场似乎是被震慑了,但是,也正是保罗沃尔克这位40年后被追认的“英雄人物”,在临终前曾说过四十年前的政策搬到今天的美国不适用的想法,原因无怪乎是美国政府这四十年来的债台高筑,导致整个经济对利率非常敏感和脆弱。所以利率相比通胀时有天花板的,美联储的工作是在摸索这个天花板究竟在哪里。 股市筑底的过程,不可避免地经历震荡。目前两个关注点: 国债长端利率是否见顶。美国国债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可以说没有什么人能拍胸脯说自己完全搞定(连美联储都不敢),全球众多的金融机构代表着五花八门的观点和利益在这个市场上买卖,使其达到不同水平上的供需平衡。美联储缩表计划,显然是减少了国债的需求。而最近由于利率的飙升,使得所有的养老基金的负债一下子降低而变成了资金完全(fully-funded)状态甚至盈余(surplus)状态,因此必定会有一大部分的养老基金借此机会将盈余投入美国国债市场,这显然又增加了国债的需求。接下来的几周,国债市场上各方神圣会各显神通,一场混战。 笔者在4月22日的macro insight中提到“观察市场上的“风险平价(risk parity)”、“波动率目标(volatility targeting)”等策略的资金,在三月的下跌中已经超过50%离场“。由于股债两者反常地正相关,这种模型错误使得风险平价(risk parity)基金的风险比在股债负相关时要大很多,因此类似基金(比如桥水)需要去杠杆,市场真正的底部将是这些基金大幅平仓的时候。谁说机构不会成为韭菜?!4月22日的macro insight中提出” 目前,风险敞口在40%左右,进入了低点区域。当然,如果此数值能在25%之下,做多就更为安全。 “ 以上建议依然有效,笔者会追踪并更新。 – 扬缨
都说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而笔者在1月7日的文章中讲到: “经济并不看熊,但是金融市场流动性降低,波动率升高,因此今年上半年大概率金融市场的表现和经济的表现会出现两极分化。“以上的判断还是符合今年的大体情况的。 周三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证实了笔者的美国通胀已经见顶的想法,CPI缓缓地开始走下坡路。造成四月份CPI 8.3%(而三月份的CPI 则是8.5%)的下降主要是货物价格部分冷却。从另一方面看,服务产业的需求强劲使得与服务产业密切相关的通胀部分上涨,比如旅游费用等。住房费用也有放缓的迹象,这个放缓比笔者想象得提前到来了。生产价格指数(PPI)符合预期,进口价格报告不及预期,但都较上个月下降。 对比去年第四季度,鲍威尔前几日的讲话颇有认错的态度。其实说句公道话,这个错误的根源不是美联储去年误判通胀的持续性,而是两年前的货币政策大放水外加各种纾困财政刺激:2021年3月签署的1.9 万亿的美国复苏计划、2021年2月至8月间耶伦清空了近1.8万亿美国财政部一般账户(TGA),以上的财政刺激造成的流动性泛滥其实是通胀更大的罪魁祸首。让美联储完全背这个锅,也有点冤枉。 造成通胀的主要因素分经济外部因素和内部因素。外部因素较多地影响经济的某些方面,而内部因素更可能对经济的方方面面都产生影响。比如造成2000至2020年间持续低通胀很重要的因素是中国加入世贸后廉价劳动力对全球制造业的冲击就属于外部因素,这个因素对通胀各成份的影响并不是同样的,因此通胀各成份之间的相关性并不高。而新冠疫情以来的通胀飙升,其各成份之间高度相关,而且达到自70年代大通胀时期的最高点。笔者认为,虽然相关性不能跟因果关系划等号,但是这么高的相关性,疫情纾困政策这个经济内部因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个内部因素现已经偃旗息鼓,短期通胀见顶也在情理之中。 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一周前冲出了3%,然后很快就回落低于3%;但是股市上一周却又创了新低。如果资本市场也认为短期通胀见顶,国债利率的反应比股市的反应则更表现出理性。今年市场的交易叙事是通胀,因此股市和债券的价格呈正相关。而在此之前的很长时间,交易叙事一直是经济增长,因此,股市和债券的价格呈负相关。上周,股市的逻辑一下子从通胀切换回了经济增长,换句话说股市开始定价经济衰退。资本转向之快,不仅让人赶不上趟,而且不容人更多的思考。街上有一句戏言:股市预测了过去5个经济衰退中的9个。言外之意就是,另外那四个都是“假阳性”。那当下正在的市场的血洗是否是第五个“假阳性”? 美联储的政策从两年前史无前例的宽松到如今史无前例的紧缩,这样的两个极端造成经济衰退的可能性确实不小。历史上美联储14次加息,11次以经济衰退告终,所以股市担心也情有可原。但是从最近的季报来看,企业的盈利、销售以及利润率都处于历史高位,在未来6个月里发生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就不那么大了。回头看过去40年中发生的5个经济衰退和包括这次在内的另外5个市场回调:经济衰退相关的市场大跌,下跌中位数大约是24%;市赢率倍数收缩平均是14%。2022年的这一轮大跌的幅度是20%左右,而市赢率倍数收缩已经达到了24%。退一万步,如果美联储造成了经济 “硬着陆 “,那么对于估值泡沫已经被戳破了的股票,是不是就是” 死猪不怕开水烫 “呢?目前,标普500的市赢率是17.26,其历史中位数是16.65,所以不算低;但是等权重标普500的市赢率是15.48,已低于历史中位数16.55。换一个角度来看,标普500股本回报率(ROE)比上世纪90年代及00年代的峰值要高出200个基点,比本世纪10年代的峰值要高出400个基点。所以股市在基本面上看,挤泡沫应该接近尾声了。 当然,作为“投票机”的短期股市,基本面并不是定价的全部。近来的市场下跌是流动性风险造成的。流动性变差使得市场非常情绪化,市场情绪化的表现之一就是过高定价小概率事件;而流动性变差以后又会导致市场情绪进一步恶化。在美联储缩紧流动性的宏大叙事的背景下,流动性的这个泡沫是不堪一击的。而流动性风险下,除了美元现金以外,没有一样资产可以幸免于难,不管是黄金也好还是比特币。无处藏身,是这一轮下跌资金的狼狈样。如何可以让市场从这个情绪模式里出来?笔者认为:如果下一轮的经济指标是相对强劲的·,那股市交易叙事就会回到基本面,从而完成这次探底的惊险之旅。 – 扬缨
显然笔者大大低估了本周市场的疯狂,最主要是低估了熊的狡猾和凶残。痛定思痛,回头看,发现自己的轻敌源于:没有意识到市场其实并没有充分定价美联储缩表对于长端利率的影响。此话怎讲? 在周三(5月4日)美联储会议之后,2年期和10年期利率曲线变陡23个基点,直接表明市场在重新定价长期利率的期限溢价(term premium)。读者可以回想一下类似情况:几周前(4月6日),美联储在三月会议纪要中公布了缩表的计划,2年期和10年期利率曲线也变陡(利差从4月1日的-0.05升至4月18日的+0.39,而其中36个基点是发生在4月6日之后)。 这次,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并未把一次加息75个基点放到议事日程上(同时六月开始的缩表并不激进),其话音刚落,股市不假思索地应声而起,估计后面鲍爷说啥都没有进耳朵,可所谓是“先开枪,再思考“,因为空头如果动作不快就有被挤爆的危险。但是,鲍爷在记者问答是嘟囔了这么一句(空头们光顾着平仓而被忽略了的):”我们其实并不知道缩表的影响。。。“ (其实在机器交易的今天,都得怪机器没能听明白鲍爷的负面意思) 就是鲍爷那句嘟囔,让熊想了一整晚上,突然想明白一件事:鲍威尔在以前的发言中曾经提出过一万亿的缩表相当于25个基点的加息,他老人家今天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说他自己不知道缩表的影响?!鲍威尔的这个不自信的表现对美联储刚树起的威信是个不小的折扣,美联储不知道的,市场就会试图告诉他们;于是自周四一大早至周五收盘,引发了这次重新定价长期利率期限溢价的动作,一口气就干了23个基点!从这个长期利率期限溢价角度来看,显然2年期和10年期利率曲线变陡还刚开始。 鲍威尔的记者会开场白就很不寻常:“今天有话对美国人民说”,言下之意是美联储是美国人民的联储,不是华尔街的联储,美联储了解美国人民在通胀之下的水深火热。他在讲话中还多次强调,美国经济可以承受加息的压力,并把随后的两次会议各加50个基点放在了桌面上了。笔者认为,鲍威尔要表达的是:美联储的新常态就是每次会议加息50个基点,除非通胀呈现出明显的下行动能。 提起通胀,下周三的四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将是市场关注的中心。笔者认为美国的CPI将在第二季度见顶,此观点基于以下三个观察: 1)2022年第一季度运费在下降,进口货物大幅增加,供应链紧张进一步缓解。 2)房地产价格很可能已经见顶。在过去的6个月中,房屋贷款已经从3%升至5%,大幅地影响房地产的负担能力。 3)周五的非农就业数据有转弱的迹象。劳动参与率有所下降,而每小时平均薪酬增速不及预期。 鲍威尔在记者会上多次表示对目前的通胀水平的“不舒服“,因此,美联储不会因为通胀见顶,就此收手;而是会等待通胀下行更有力的证据。可是,会不会同时等来的是经济的衰退?美联储口中的”中性利率“基本上就是个“后视镜”的作用,颇有“众里寻他千百度。慕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意味。美联储不可能告诉你中性利率将会在哪个位置,只能告诉你中性利率曾经在哪个位置。如果中性利率是经济增长和通胀的平衡点,那么美联储只有打破这个平衡时,才知道那个点就是中性利率,然而,与此同时破坏了平衡,因此经济也就进入了衰退。鲍爷本次讲话时将之前一直提的“软着陆“悄悄地改成了”类似软着陆“,再一次让市场感觉,表演这个走钢丝的活,美联储并不自信。 笔者认为美联储的职责是物价稳定,因此,通胀的波动率也是他们关注的目标之一,而并非是教条地玩寻找中性利率的游戏或是将通胀压回到2%。笔者一再提出,过去20年的低通胀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美联储应该与时俱进,而不是刻舟求剑。既然美联储能有所作为的也只是供给端,而且中期选举在即,如果需要笔者不得不判断美联储加息进程的转折点,笔者认为会出现在9月的会议。 – 扬缨
对于那些认为美国已经进入滞胀的小伙伴们,看到本周公布的GDP数值,一定感觉非常爽。先别着急发朋友圈,等着点赞;也不要因为这个-1.4%GDP以为美国经济就此跌入深渊,就无脑做空美股。尽管过去两个交易日空头盈利颇丰,不过,错误的原因却得到正确的结果,害处大于好处。 GDP数学告诉我们,-1.4%GDP主要受到:库存、净出口、政府开支的拖累。GDP数学是带有欺骗性的,拿净出口这一项来说,进口的大幅上升大于出口的上升,造成-3.2%的净出口。进口的大幅上升表示美国国内的需求旺盛,同时也表明供应链的瓶颈正在逐渐的缓解;而出口不及进口,是不是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全球其它地区需求不如美国?再拿库存投资来说,库存投资增长了158.7千亿,少于2021第四季度的193.7千亿,事实上,目前库存投资的总体水平是2000-2020 “准时库存(just-in-case inventory)” 时代的上沿了;而政府开支的下降,则是跟2021第四季度相比。2021年四季度是疫情时期纾困财政刺激的最高峰,同时也是二战以来美国政府财政支出的最高峰。后两项都离峰值不远,因此并不说明问题,而上述的三项对于盈利、利润和生产率来说,相对并不重要。 对GDP增长起正面影响的:1)个人消费,特别是服务型消费开始凸显;2)非住宅类的固定投资(企业资本开支)大幅增长。笔者在1月14日的macro insight 里写道: “很多企业,在去年大幅增加了资本支出以坚固自己的盈利能力,建立自己的供应链,因此增强了企业抗通胀能力;还有很多企业正在走在增加资本支出的路上。” 而我们现在所目睹的证实了笔者的描述。事实上,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季超过半数的公司公布了财报,而资本投资是本轮最大亮点:科技、工业、材料、能源及医疗都比较强劲。标普500企业总资本和研发投资同比增长16.7%,比疫情前高点高出了10.8%。 现在看来,这个表面上有欺骗性的-1.4%GDP数据,肯定是骗不了美联储犀利的目光。虽然数据可能表明,货物通胀开始有缓解的迹象,但是国内的需求旺盛、周五2022第一季度就业成本指数超出预期、私营薪酬增长5%(处于历史高点),加上各大公司的财报所显示的通胀压力,上面每一个数据输入美联储的模型,都能妥妥地得出在即将来临的周三议息会议上加息50个基点及缩表的结论。美联储不会退缩。 我们目前看到的经济宏观图画:企业投资在加速,服务类消费在增加,供应链瓶颈在缓解,商品通胀见顶中,房地产市场降温中,而企业盈利正在经受通胀的考验,美国经济还没有进入滞胀。不过,美联储过往加息的“不良”的历史表明,其加息往往都是以经济进入衰退而告终,因此最后出现滞胀是有可能的。如果“不是不报,而是时间未到”,那么诸位美国读者,趁经济上涨周期,且涨且珍惜。 看看全球其它几大央行,比如欧洲央行,跟在美联储后面,但比美联储要慢好几拍;日本央行这次没有跟随美联储,而是选择走自己的路;中国央行则是在走与美联储完全相反的方向。可见,每个央行都得面对自己独特的挑战,有自己一本难念的经。 笔者上周提出:“市场很可能开启了美联储五月议息会议之前的一轮“耍脾气”行情,旨在“将”美联储“一军”。“,过去的几个交易日,股债双跌,日元创20年新低,欧元跌至2015-2016年的位置,人民币大幅下挫,市场下跌速度之快,令笔者禁不住遐想:美联储在5月4日的会议上得有多鹰派,才能给市场一个”惊吓“,市场已经将加息50基点、缩表、宣布6月继续加息50个基点(甚至75的可能)都定价在内了,市场的态度:“你不是要我跌吗,那我就跌给你看,你还有什么招?!”。因此,如此“严阵以待”,“惊吓“可能反而变”惊喜“,反弹将会在美联储会议期间随时开启,反弹强度最猛的应该是股票,其次是美元下跌的强度(毕竟各国央行这次肩负着不同的使命,所以美元强势的拐点远没有来临),最后,才会轮到美国国债,因为它是传导这场风暴的核心工具。 – 扬缨
美股目前是熊市,估计是每一位关心市场的人一致同意的。在8.5% 的通胀、美联储极度鹰派、俄乌冲突、中国封控等等利空因素下,风险资产就是吃了十个豹子胆,它想牛也牛不起来。 本周市场仍然在震荡中下行,Netflix和Tesla, 一个利空一个利好,本可以使市场原地踏步,但是美联储的鲍威尔在周四的强烈鹰派讲话坐实了美联储五月加息50个基点的市场预期,于是市场很可能开启了美联储五月议息会议之前的一轮“耍脾气”行情,旨在“将”美联储“一军”。 终于,市场对于美联储终极利率(terminal rate)的预期开始上升:在三月美联储议息会议时,2023年9月到期的联邦基金的期货是2.56%,而周四鲍威尔讲话之后,这个隐含利率上升到了3.41%。另外,美十年国债利率来到了3%的重要关口。自2011年以来,这个3%的关口被挑战过四次,最近是第五次,上一次的闯关是2018年的11月。利率市场上的这些迹象表明:1)美联储的前瞻指引对于调控市场预期非常有效;2)美联储飞奔追赶通胀,其在市场心目中的信用正在重塑中。 股指距离二、三月的点位,一步之遥,如果不去拜访一下,仿佛有点说不过去,毕竟来都来了。但是有没有可能在酝酿下一波强劲的反弹呢?我们不妨思考一下有没有看牛的理由? 全美投资者情绪调查(AAII investment sentiment)已经进入极端悲观区域 8% ,是自1990年以来的最低点。理论上,投资者情绪极端悲观预示市场的下行空间已经有限了。 如果单看投资者情绪来判断市场,是无法做出投资决策的。而市场目前的仓位对于市场的走向影响大,我们不妨看看。观察市场上的“风险平价(risk parity)”、“波动率目标(volatility targeting)”等策略的资金,在三月的下跌中已经超过50%离场,目前,风险敞口在40%左右,进入了低点区域。当然,如果此数值能在25%之下,做多就更为安全。 TINA是谁?There is no alternative!在通胀飙升的今天,作为避险资产的美国国债的波动率居然比标普的波动率还高不少,避险资产不避险,持有它一点也不省心,有时上窜下跳的,行为跟个垃圾股不相上下。 2020年三月开始的牛市,是在高市值的成长股带领下的波澜壮阔的一波上升浪,而自从2021年的第二季度始至今,这些高高在上的 “气球” ,已经被美联储温柔地捅破了,有不少的股票都已经从最高点下跌近80%。 尽管有5% 的通胀、美联储极度鹰派、俄乌冲突、中国封控等一系列的利空因素,但是美国目前的经济情况仍然看不出会在今年出现经济衰退。消费者的家庭资产负债表也处在良好的阶段。个人所得税2021年增长20%,而今年至今也已经增长5%。历史数据表明,个人所得税上涨的年份,股市上涨的概率也大。 通胀·见顶的可能性。消费者价格指数的有些部分开始增长的加速度放慢。笔者在4月1日的文章中提到:“市场隐含(market implied)通胀预期曲线在做非平行上移(平缓化),主要的涨幅是集中在未来12个月通胀预期。”而更远期的通胀,市场预期相对上升不多。因此市场预期通胀是过渡性的。 股票市场价格是金融状况的一部分,连前任纽约联储主席Dudley都说美联储要成功地抑制通胀,收紧金融状况,就必须让股票价格下降(很好奇这位前任是否已经做空了标普?)。其实,美联储打击股价,造成对GDP增长的抑制作用并非那么大,影响更大的是那些对利率升降更敏感的资产,例如房地产。股市如果被打击太狠,会影响到目前企业的资本支出计划,进而影响到生产率的提升,反而会造成经济衰退。因此,笔者认为,美联储未必就一定要看见股市血流成河,才会收手。 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季已经拉开帷幕。目前20%的标普500的公司已经完成,盈利超出预期7.2%,收入超出预期1.1%。而财报当天股票平均跌幅0.12%。不过,看板块方面,医疗平均上涨1.9%、必需品平均上涨1.7%、工业平均上涨0.9%、金融平均上涨0.1%。Netflix是害群之马,凭一己之力把均值给拉了下来。整体上,2022年度的前瞻、资本投资、研发、股票回购也都上调了。本轮财报至今还不算差,下周各大科技龙头财报,进入关键时刻。主要关注点:通过财报看清通胀对于公司的利润、生产率等的影响。如果本周财报继续保持良好势头,那么,这轮 “耍脾气” 行情,借着美联储的靴子落地,可能会把牛叫醒。 – 扬缨
这一周市场最关心的莫过于周二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及周三的生产价格指数(PPI)。因为这两个指数的变化会影响美联储的一举一动。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增长8.5%,三月生产价格指数增长1.4%,均超出市场预期。略微深挖一下:(除去汽车类)消费商品进口价格12月份上涨0.5%、1月份上涨0.4%、2月份上涨0.3%、3月份上涨0.2%。消费商品进口价格是过去30年来低通胀背后的主要因素,如今也是高通胀的重要推手。 从数据看,商品进口价格涨幅趋缓。事实上,如果将受到俄乌冲突而飙升的石油和粮食价格除外,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的涨幅也开始趋缓,其中二手车的价格大幅下降是主要原因。笔者在之前的文章里提到过,能源价格上涨贡献了通胀的近三分之一,因此,如果原油从高位回落,将会对降低以后的通胀数据起作用。 中国上海进入三月后的新冠封控,从供应链方面是推高通胀,但从原油需求方面是降低了通胀。读者可以回忆一下,2020、2021年时,只要一有美国新冠居家令的消息,原油的价格就会断崖式地暴跌,而如今,上海加上中国其它城市的封控,大约四千万人口的停摆,差不多相当于两个弗罗里达州的经济,而原油价格仍然保持在100美元一桶的高位。短短一两年时间,原油市场已经今非昔比了。从这个角度来看,即使通货膨胀见顶,也别指望会因为能源大跌而通货膨胀大幅回落。 住房租金对通胀的影响是“正在进行时”,因为在时间上有滞后,所以即使因为美联储缩表,房地产市场会有所冷却,但是对通胀的向上影响会持续很长时间。随着供应链问题的缓解,商品通胀势必会缓解。随之而来,服务行业(例如,医疗、教育、航空、旅游等等)的通胀会凸显,因此,后续对于消费者价格指数还是不能太乐观。 就业市场仍然保持强劲,三月的薪酬同比增长5.6%,是自1982年以来最强劲的就业市场。不过,数学好的读者把薪酬同比增长的5.6%和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增长的8.5%放在一起,马上发现了问题所在:美国人民的购买力是在下降的,下降了2.9%。事实上,自从2020年12月以来,美国人民的购买力一直是在下降的。目前,之所以下降的购买力还没有影响消费情况,是因为2020和2021年的政府纾困刺激余留的资金大约还有2万7千亿在民间。读到这里,大家一定禁不住问:这个状态可持续吗?最近彭博社的民调显示:被问到时,84%的家庭会因为高物价的原因,计划减少消费。其实,民调结果从三月的零售数据可以得到证实:零售额增长0.5%,但是如果去除商品价格2.1%的上涨影响,实际的零售量下降1.6%。 综上所述,三月的通胀应该还未见顶,但是继续飙升,倒也不那么容易了,所以通胀在今年第二季度见顶的可能性更大。 最后,笔者请读者再次关注日本方面的动态:1)日元兑美元突破125.86大关,这个数字之所以重要,是因为125.86是这位行长黑田东彦(Kuroda Haruhiko)任期之内的最高点,也是其利率曲线控制的起点。突破125.86,对于黑田行长是全新的局面。2)通常,日本央行在进行利率曲线控制的时候,日本资金会购买美国国债。尤其是在三月底日本财政年度结束后,日本投资者都会来美国大肆采购美国国债。可是这次,却并没有发生,为什么?日本资金在购买美国国债时,通常会对日元兑美元汇率进行对冲。可是,今年,因为日元的大幅贬值,对冲的成本大幅飙升,导致净收益基本抵消,白忙乎,令日本投资者下不了大单。3)日元汇率和利率曲线控制,这两头只可能照顾一头。 “熊掌和鱼不可兼得”。如果日本要保日元汇率的话,立即可以抬高其十年期利率的封顶。周三,黑田行长再三重申了继续放水的决心,因此短期内,其政策没有变化。日本央行的动态变化,会对全球的风险资产有溢出效应,值得持续追踪。 迄今,美联储鹰派政策,该说的也说了,该做的也在路上了,市场也将美联储本轮利率正常化最大程度的计价在内了。二战以来的最大财政货币放水的账单,还没开始支付,而紧下来的一个战役,短期通胀如果见顶,美国经济去向何方?2023年见分晓。 – 扬缨

Before you leave...

Be strong, be safe, be prepared, and only take calculated risks. Stay connected so RLH can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