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周市场最关心的莫过于周二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及周三的生产价格指数(PPI)。因为这两个指数的变化会影响美联储的一举一动。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增长8.5%,三月生产价格指数增长1.4%,均超出市场预期。略微深挖一下:(除去汽车类)消费商品进口价格12月份上涨0.5%、1月份上涨0.4%、2月份上涨0.3%、3月份上涨0.2%。消费商品进口价格是过去30年来低通胀背后的主要因素,如今也是高通胀的重要推手。

从数据看,商品进口价格涨幅趋缓。事实上,如果将受到俄乌冲突而飙升的石油和粮食价格除外,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的涨幅也开始趋缓,其中二手车的价格大幅下降是主要原因。笔者在之前的文章里提到过,能源价格上涨贡献了通胀的近三分之一,因此,如果原油从高位回落,将会对降低以后的通胀数据起作用。

中国上海进入三月后的新冠封控,从供应链方面是推高通胀,但从原油需求方面是降低了通胀。读者可以回忆一下,2020、2021年时,只要一有美国新冠居家令的消息,原油的价格就会断崖式地暴跌,而如今,上海加上中国其它城市的封控,大约四千万人口的停摆,差不多相当于两个弗罗里达州的经济,而原油价格仍然保持在100美元一桶的高位。短短一两年时间,原油市场已经今非昔比了。从这个角度来看,即使通货膨胀见顶,也别指望会因为能源大跌而通货膨胀大幅回落。

住房租金对通胀的影响是“正在进行时”,因为在时间上有滞后,所以即使因为美联储缩表,房地产市场会有所冷却,但是对通胀的向上影响会持续很长时间。随着供应链问题的缓解,商品通胀势必会缓解。随之而来,服务行业(例如,医疗、教育、航空、旅游等等)的通胀会凸显,因此,后续对于消费者价格指数还是不能太乐观。

就业市场仍然保持强劲,三月的薪酬同比增长5.6%,是自1982年以来最强劲的就业市场。不过,数学好的读者把薪酬同比增长的5.6%和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增长的8.5%放在一起,马上发现了问题所在:美国人民的购买力是在下降的,下降了2.9%。事实上,自从2020年12月以来,美国人民的购买力一直是在下降的。目前,之所以下降的购买力还没有影响消费情况,是因为2020和2021年的政府纾困刺激余留的资金大约还有2万7千亿在民间。读到这里,大家一定禁不住问:这个状态可持续吗?最近彭博社的民调显示:被问到时,84%的家庭会因为高物价的原因,计划减少消费。其实,民调结果从三月的零售数据可以得到证实:零售额增长0.5%,但是如果去除商品价格2.1%的上涨影响,实际的零售量下降1.6%。

综上所述,三月的通胀应该还未见顶,但是继续飙升,倒也不那么容易了,所以通胀在今年第二季度见顶的可能性更大。

最后,笔者请读者再次关注日本方面的动态:1)日元兑美元突破125.86大关,这个数字之所以重要,是因为125.86是这位行长黑田东彦(Kuroda Haruhiko)任期之内的最高点,也是其利率曲线控制的起点。突破125.86,对于黑田行长是全新的局面。2)通常,日本央行在进行利率曲线控制的时候,日本资金会购买美国国债。尤其是在三月底日本财政年度结束后,日本投资者都会来美国大肆采购美国国债。可是这次,却并没有发生,为什么?日本资金在购买美国国债时,通常会对日元兑美元汇率进行对冲。可是,今年,因为日元的大幅贬值,对冲的成本大幅飙升,导致净收益基本抵消,白忙乎,令日本投资者下不了大单。3)日元汇率和利率曲线控制,这两头只可能照顾一头。 “熊掌和鱼不可兼得”。如果日本要保日元汇率的话,立即可以抬高其十年期利率的封顶。周三,黑田行长再三重申了继续放水的决心,因此短期内,其政策没有变化。日本央行的动态变化,会对全球的风险资产有溢出效应,值得持续追踪。

迄今,美联储鹰派政策,该说的也说了,该做的也在路上了,市场也将美联储本轮利率正常化最大程度的计价在内了。二战以来的最大财政货币放水的账单,还没开始支付,而紧下来的一个战役,短期通胀如果见顶,美国经济去向何方?2023年见分晓。

– 扬缨

Categories:

Tags: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efore you leave...

Be strong, be safe, be prepared, and only take calculated risks. Stay connected so RLH can help.